微信棋牌小程序源码|微信棋牌群封号怎么办

第十二章 本王只是在通知你

作者:再見江南? 更新時間:2019-11-28 18:42:03? 字數:2032字

“姐姐可是還在怪我?之前沒在逸王哥哥面前替姐姐說話?實在是……妹妹妹妹有心無力,畢竟……是姐姐做的過了。”

這是在暗諷她偷看男人洗澡,不知廉恥?

風月歌冷笑,沒打算現在就拆穿她的假善面具,太早了沒意思,要玩兒,姐就陪你玩把大的!

“風輕苒,你可真會給自己加戲,可惜姐沒工夫陪你演,說了不去,請回吧。”

風輕苒從小到大都是爹娘的心頭寶,嬌養長大的,除了鳳子龍孫,世家千金貴女里頭算得上拔尖兒的,何時受過這樣的氣。

風月歌……給我等著!

強忍著沒有原形畢露,身后忽然一陣異動:“風月歌,你這個不識好歹的女人,苒兒好心好意邀你,給臉不要,苒兒我們走,這個女人不值得你如此,她不配。”

軒轅痕的出現,使風月歌了悟,原來如此……

難怪無論她說什么刺激的話,風輕苒始終一副白蓮花模樣,這都沒破功,她都要忍不住替她鼓個掌,沒想到竟是如此。

“堂堂逸王,藏頭露尾躲在別人的院子,還普如此理直氣壯,還真是有體統得很。”

比起毒舌,讓 徐子拓徹底甘拜下風的人,絕非浪得虛名,軒轅痕被氣的不輕,不知為何,自從上次過后,每次見了她,都少不得惹一肚子氣,簡直到了看見她就來氣的程度。

“風月歌,你找死?”

“呦,什么時候起,逸王殿下都能隨意掌握侯門貴女的生殺大權了?”

這話夠毒的,是故意含沙射影還是有口無心?無論哪一種,一旦傳揚出去,他怕是要吃不了兜著走。

少不得引起猜忌。

就算他真有奪高位的心思,也絕對不能如此明目張膽,否則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軒轅痕臉色一變陰狠狠地瞪著風月歌:“風老將軍沒教過你禍從口出這句話?”

毫不掩飾肆虐的殺意,風月歌曉得是踩到他的底線了,果然不想當將軍的廚子不是好士兵。

鳳子龍孫,就沒有不對那個位置不動心的,他軒轅痕更不例外。

倆人暗地里廝殺一片,偏偏風輕苒看不出來,拉著軒轅痕的手臂語氣造作。

“逸王哥哥,您就別跟三姐一般見識了,她這是還在生我的氣呢,等過陣子氣消了,苒兒再來給姐姐賠罪。”

急著拉走軒轅痕,并非怕風月歌搶了她的逸王殿下,而是想在軒轅痕眼里留下好印象。

就風月歌那張臉,豈能跟她比?她相信莫說逸王,就是乞丐都未必會多看她一眼。

如此不會看人臉色的女人真是蠢得無可救藥,偏偏還以為自己很聰明,偏偏有人就吃這一套!

軒轅痕摟著風輕苒的肩頭柔聲道:“苒兒,我們走。”

轉身前還不忘警告地瞥她一眼。

風月歌心底冷笑,這倆人……還真是絕配!難怪湊到一起。

“看得可過癮?”

“晉王殿下也有當梁上君子的嗜好,還真令人耳目一新。”

人影一閃,軒轅冷抿著唇角出現在破院當中,什么叫梁上君子。

“這叫來得早不如來得巧,本王以為,風姑娘定然是不想這個時候讓有些人知道,你同本王有關系。”

且并非偷窺,他是光明正大的看戲。

強詞奪理!風月歌賞他個白眼,前陣子還帶死不拉活的,這會活蹦亂跳的都能串門子了,還不都是她的功勞。

“王爺說話最好注意些,這么令人怦然心動的話,別被人聽了去,影響聲譽。”

軒轅冷嗤之以鼻:“難為風姑娘如此替本王考慮。”

“晉王誤會了,我說的是我自己,再如何我也還是個黃花閨女,所以還請王爺慎言。”

軒轅冷:……

感覺更想掐死她了。

“廢話少說,本王今日來,是想問你,一顆解毒丸能壓制本王的毒性多久。”

他馬上要離京一陣子,有事要辦,不得不考慮后顧之憂。

風月歌非常斬釘截鐵地告訴他:“不知道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軒轅冷險些捉狂,閉了閉眼,壓制從未有過的暴躁的脾氣:“別忘了你現在同本王是合作關系,一榮俱榮,一損俱損。”

他冷發現,只要對上風月歌,他一慣的冷靜自持分分鐘被打破。

“我知道,我也很嚴肅的在陳述事實,我確實不知道解藥的藥效有多長時間。”

軒轅冷瞠目,她不知道?

“怎么會?”

風月歌挑眉:“怎么不會,有沒有實證可考,你是第一個服用的,下次不就知道了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說,本王只是個試驗品?”

好大的膽子,好一個風月歌,該說她藝高人膽大,還是初生牛犢不怕虎?沒把他堂堂一個王爺放在眼里,真以為皇親國戚是吃干飯的。

還是說,以為風老將軍就能頂起她頭上的天了?

“別急著發火,你也不是好好的么,事實證明那藥管用!”

“那好,既然你也不清楚,就同本王一道離京。”

什么?風月歌瞠大眼,跟他離京?憑什么!

腳趾頭章的都知道,軒轅冷此番親自去辦的事絕對不簡單,危險性可想而知,她是瘋了才會自找麻煩。

“不行。”

“我是風府嫡女,隨意跟外男走動都要招惹是非,何況一道離京,王爺不注重名聲,小女還是要的。”

讓她去?呵……想的真多。

隨時玩兒命的事情,有沒利可圖,不好意思,想都不要想。

軒轅冷很想質問她一句:你還有名聲可言?

“條件任你開,還是那句話,本王力所能及之內,盡可能讓你滿意。”

或許在來之前還有些顧慮,大不了多準備些解毒丹,沒想過非讓她跟著,如今他是鐵了心拉她一道,非去不可。

“不去。”

一句話,怎么著她都!不!去!

“本王是通知你,并非征求意見。”換言之,就是去也得去,不去也得去。

風月歌怒極反笑:“腿長在我身上,王爺還能綁了我不成?”

軒轅冷似笑非笑,半瞇起一雙細長的鳳眼,語氣低沉湊近風月歌耳畔。

“想清楚了,嗯?本王若遇不測,你的那些天材地寶可就都飛了。”

再見江南(作者)說:

投訴 捧場0
返回頂部
微信棋牌小程序源码 点购集团靠什么赚钱6 大乐透后区和值走势图表 趣玩十三水 重庆幸运农场 通胀怎么赚钱 pk10广西快乐10分彩票 海南环岛赛彩票攻略中奖秘籍 七星彩走势图预测下期 羽毛球鞋 江苏时时彩票开奖结果